云游戏、带货和陪玩游戏直播的下半场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凤凰资讯 >

云游戏、带货和陪玩游戏直播的下半场

原标题:云游戏、带货和陪玩游戏直播的下半场

  自从去年3月熊猫直播宣布关闭服务器起,国内游戏直播行业的格局也逐渐清晰了起来,不少人将目光投向了目前已经上市的虎牙和斗鱼身上。

  虽然B站和快手在游戏直播方面有异军突起的态势,但经历了“千播大战”的洗礼,如今各大直播平台都有着相对稳定的流量池,比起重金挖角头部主播,平台更注重精细化运作,考量起各个主播的投入产出比。与此同时,对于同样都接受了腾讯投资的斗鱼和虎牙来说,这两家似乎达成了一种默契,以往互相挖角的情况几乎不再出现,主播的天价签约费也已经成为历史,促使直播平台的注意力更加集中于营收上。

  斗鱼2019财报数据

  最近,虎牙和斗鱼先后发布了2019年财报。财报显示,虎牙2019第四季度总营收24.7亿元,同比增长64%,净利润2.4亿元;斗鱼2019第四季度总营收20.6亿元,同比增长77.8%,净利润1.86亿元。

  两家上市公司都在2019年全年实现了盈利,对于斗鱼来说更是一种突破——斗鱼早在2018年第四季度时还是亏损2.33亿的状态。斗鱼CEO陈少杰认为2019年第四季度的成绩超出了预期,“证明我们的运营战略卓有成效,未来有信心持续这样的增长,并保持我们在游戏直播行业的领先地位。”

  在斗鱼和虎牙营收欣欣向荣、稳步增长的背后,直播平台也存在着一些潜在危机需要重视。

  首先是营收方式比较单一,斗鱼2019第四季度20.6亿元总营收中,有18.9亿元为直播收入,而广告和其他收入仅为1.7亿。虎牙也同样如此,24.7亿元的总营收中,直播收入就占了23.5亿元,广告和其他收入只有1.2亿元。

  其次是直播行业的增速正在放缓,流量天花板已经肉眼可见。虽然虎牙和斗鱼在2019第四季度的平均月活用户分别达到了1.5亿和1.66亿,但与2019第三季度比较,有些数据甚至是呈下降趋势。根据虎牙2019年第三季度的财报,该季度移动端平均月活用户为6380万,付费用户530万,而虎牙的第四季度财报显示,移动端平均月活用户为6160万,付费用户为510万,两项数据均有轻微下降。

  因此,为了保持“千播大战”之后的直播下半场竞争力,挖掘存量用户和寻找更多模式的营收手段,成了各个直播平台最为迫切的课题。

  直播业内首个云游戏平台

  挖掘自有流量进行商业变现,抖音的游戏经验值得直播平台借鉴。根据APPGrowing统计,早在2018年,游戏就已经成为抖音广告中占比最高的行业,但抖音并未止步于此。从去年2月推出了第一款小游戏《音跃球球》起,其自研和代理的休闲游戏数次登上iOS游戏免费榜,而此类游戏与抖音年轻、消费碎片化的用户属性恰好所贴合。字节跳动通过初期抖音广告和内容建立起用户对游戏的认知,利用小游戏进一步教育用户后,如今甚至开始转型到了自研重度游戏。

  作为以游戏为主的直播平台,斗鱼近期也结合自身游戏用户属性特征,在商业模式上有了新动作。在最新发布的财报中,斗鱼除了公布相关运营数据,还介绍了自身多元化的战略部署。与以往相对常规的建立电竞赛事体系和签约顶级电竞战队不同,去年11月,斗鱼还推出了业内首个云游戏平台,将云游戏与直播相结合。

  对于刚刚实现盈利的斗鱼来说,在自家的云游戏平台发布自研游戏显然为时尚早,而将其作为一个游戏分发平台,通过提供流量和渠道来收取游戏厂商的费用,或许才是斗鱼真正想要的。

  直播时代的游戏陪玩

  对于直播平台来说,用户的使用体验对其影响重大。在过去游戏直播行业激烈竞争的六年里,各个平台都不断扩充着自身的电竞内容。去年,虎牙独播LCK、LCS、LEC联赛,B站买下S赛独播权,斗鱼也在直播主流赛事的同时,打造自有赛事品牌和电竞节目。这些内容虽然都在不同层面满足了电竞用户的观看需求,但除了发弹幕、送礼物等方式互动之外,用户的参与感并不算很强。

  如今游戏直播平台正在想方设法挖掘这些游戏玩家的体验,目前在直播平台上线不久的游戏陪玩业务便是一个不错的思路。游戏陪玩曾在2018年处于风口之上。作为行业代表,捞月狗在那年完成了2亿人民币的C轮融资,比心获得数千万美元投资,暴鸡电竞也拿了1500万美元融资,但受盈利能力和监管风险的影响,陪玩行业一度停滞不前甚至出现倒退的现象。面对已经完成教育的陪玩市场,游戏直播平台在去年适时涉足其中,触手、虎牙、斗鱼等平台先后开设了陪玩板块。

上一篇:疫情期间催生现象级游戏《动物森友会》引官方玩“梗” 下一篇:未成年人冲动消费,得治

在线客服
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二维码

    微信扫一扫